登陆

700字杀掉封疆大吏,这才是曾国藩的“天下第一折”

admin 2019-10-27 11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晚清名臣胡林翼曾说,全国写奏折,有三把手,曾国藩算一个,左宗棠算一个,自己算一个。而被誉为“全国榜首折”的《参翁同书片》则出自曾国藩幕府之手,是曾氏很多参折中最负盛名的一道。

这道参折之所以享有盛名,有两个原因,一是被参者翁同书为近代中国最有声望的翁氏宗族成员,二是其仅凭仗696字,就将翁同书置于死地。研讨曾国藩的著名作家唐浩明曾点评这道参折是“一道不能不接受的参折”。

曾国藩

这道参折写于1862年正月,其时的清廷可谓浊世,与太平天国的战役已持续十年之久,而与太平天国一起期迸发的北方捻军起义也让清廷目不暇接,按下葫芦起了瓢。曾国藩组成的湘军则是清廷打压太平天国及捻军的重要军事力量。

1862年,曾国藩官至两江总督,一起督办苏、皖、浙、赣四省军务,巡抚、提镇以下都归其管辖,其时的安徽巡抚便是翁同书。

翁同书被参的700字杀掉封疆大吏,这才是曾国藩的“天下第一折”一大罪名,是处理苗沛霖问题失当。苗沛霖是什么人呢?其出生于安徽凤台,浊世中靠办团练,两年内将自己的苗家军开展成拥众十几万的地方武装实力,在安徽称霸一方。而这位苗沛霖最“令人称绝”的是其翻云覆雨的政治情绪,其在清政府、捻军、太平天国三方之间来回投靠,一会投清,一会反清,可谓近代史上最无原则性的军阀。

1859年,太平军联合捻军进攻翁同书驻扎的定远县城, 定远凹陷,翁同书退守寿州。次年,太平军攻击寿州,苗沛霖本与翁同书联合抵挡,但因其与寿州其他团练领袖对立激化,遂倒戈反扑寿州。翁同书为招安苗沛霖,容许将他的几个仇敌杀戮,可是苗的意图到达后,并不投诚, 终究导致寿州失守。

太平军清军作战图

翁同书忠奸不辨,丢城失地,曾国藩怒气冲冲,遂要参翁。

但要参倒翁同书并不简略,其父翁心存历任工部尚书、户部尚书,官至体仁阁大学士,是咸丰帝,同治帝两朝皇帝的教师,喜马拉雅山方位显赫。并且 1861年,6岁的同治帝即位后,两宫太后旋即发起祺祥政变,扳倒前朝顾命八大臣实力,垂帘听政。在这场政变中,翁心存没有站错队,深受慈禧太后信任。翁同书的弟弟翁同爵、翁同龢,其时一个是盐运使,一个是状元。

面临如此权势的翁家,在翁同书因寿州之役处置失当,被调回京仅十天后,曾国藩便递上参折《参翁同书片》。

其时翁同书并没有被免职,仅仅从安徽巡抚的位子上下来,预备调到北京还有委任。成果曾国藩的参折一来,翁同书就被判了死缓,下了大狱。翁心存则因而事一病不起,当年就放手西去。次年翁同书被放逐伊犁,三年后死去。

清朝官员像

到底是一份怎样的参折,能够在696字之内将两朝老臣气死,且将其子置于死地呢?让我们一睹这份参折真容:

再,上一任安徽巡抚翁同书,咸丰八年七月间,梁园之挫,退守定远。维时接任未久,尚可推诿。乃驻定一载,至九年六月,定远城陷,文武官绅殉难甚众。

参折一开始便开门见山地指出,之所以要参翁同书这一本,便是“定远城陷”形成“殉难甚众”。此外还顺手牵羊,奇妙地把翁在不满1年前“梁园之挫”的案底带了出来,两全其美。

该督抚独弃城远遁,逃往寿州。势穷力绌,复依苗沛霖为支援,屡疏保荐,养痈贻患,绅民愤怒,遂有孙家泰与苗练仇杀之事。逮苗逆围寿,则杀徐立壮、孙家泰、蒙时中以媚苗,而并未突围。寿城既破,则合博崇武、庆瑞、尹善廷以通苗,而借此抽身。

面临危局,翁同书堂堂一省巡抚却“独弃城远遁”,真是苟全性命,又“复依苗沛霖”,养痈为患,怨声载道。且在对待苗沛霖的问题上,翁毫无主意。徐立壮、孙家泰都是寿州团练领袖,杀死过苗的部下,蒙时中则是苗的仇敌。为了撮合苗,翁将这些并没有谋反之意的团练领袖杀戮,但此举并未换来苗的投诚。寿州凹陷后700字杀掉封疆大吏,这才是曾国藩的“天下第一折”,居然还听取总兵博崇武,安徽布政使佐吏庆瑞、尹善廷“持续招安苗”的定见,真是判别敌情过错,御敌又不得法,在护境安民上极为渎职。

苗沛霖攻陷池,杀戳甚惨,蚕食日广。翁同书不能殉节,反具疏力保苗逆之非叛、团练之有罪。始则奏称苗练入城,并未杀戮布衣;继则奏称寿州被害及妇女殉节者不行胜计,请饬彭玉麟查明旌恤,700字杀掉封疆大吏,这才是曾国藩的“天下第一折”已属自相对立。

同治帝

苗沛霖攻陷寿州,翁同书等一干大吏成为阶下囚,翁既“不能殉节”,又在关于苗是否屠城的奏折里自相对立,始则奏称“并未杀戮布衣” ,继则奏称“殉节者不行胜计”。这已然不是才能缺乏问题,而是人品问题了。

至其上年正月奏称苗沛霖之必应诛剿一折三片,妇孺皆知。有‘身为封疆大吏,当为朝廷存体系,兼为万古留纲常。今天不为忠言,一生所学何事’等语,又云‘誓为国家守此边境,保此残黎’,俨然坚毅不平,字挟风霜。逮九月寿州城破,翁同书具奏一折二片,则力表苗沛霖之忠义。视正月一疏,不特大相对立,亦且判若天渊。颠倒是非,荧惑圣听,损坏纲纪,莫此为甚!

引证翁的原话,将翁上一年誓要剿杀苗的卑躬屈膝,与寿州凹陷后力表苗忠义的对立情绪,升级到“荧惑圣听,损坏纲纪”还“莫此为甚”的境地。行文至此,谁要是再敢护翁,或许就有居心与朝廷刁难的嫌疑了。

若翁同书自谓已卸抚篆,不该守城,则当早自引去,不妥处嫌疑之地;为一城之主,又不妥多杀团练,以张叛苗之威。若翁同书既奉谕旨,责令守城,则当与民效死,不妥濡忍不决;又不妥受挟制而草奏,独宛转而偷生。事定之后,翁同书寄臣三函,全无引咎之词,廉耻丧尽,恬不为怪。

步步紧逼之后,再次坐实翁同书视如草芥滋长苗之气焰,且优柔寡断,苟全性命的罪过,但在其寄给曾国藩的信函中,竟“700字杀掉封疆大吏,这才是曾国藩的“天下第一折”全无引咎之词”,真是“廉耻丧尽”!

军兴以来,督抚失守逃遁者皆获重谴,翁同书于定远、寿州两次失守,又变成苗逆之祸,岂宜逍遥法外?应请旨行将翁同书除名拿问,敕下王大臣九卿会同刑部议罪,以肃军纪而昭炯戒。

李鸿章,这篇《参翁同书片》正是李鸿章代曾国藩起草

以反问句方式,着重关于丢城逃遁的督抚历来都要重罚,而翁同书“两次失守”,又有“苗逆之祸”,更应惩办,堵死其“逍遥法外”的或许。一起指出对翁议罪,是“肃军纪而昭炯戒”之举,这使得曾国藩站在一个十分有利的方位:我曾国藩参翁,可完全是出于公心,翁违犯军纪已事实,假如有人敢对立,谁能拍着胸脯说不是在挟私报复呢?

臣职分地点,例应纠参,不敢因翁同书之家世鼎盛瞻顾姑息。是否有当,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附片具奏。

结束这句是最绝的,翁同书误用歹人,弃城而逃,连失两城等罪行已是毋庸置疑,想为其说情之人是没办法为这些事做辩解的,而仅有可为其说情的便是翁家满门忠烈,世代为朝廷尽忠,念在这个份上,应放他一条活路,事实上,朝廷迟迟不处理翁同书,正是这个原因。但曾国藩此句一出,就将朝廷或许因翁同书之“家世鼎盛”而想"瞻顾姑息”从轻发落的后路完全封死了,一起也让那些想以此理由帮助拯救的人有口难开。

行文至此,翁同书确实是死罪难逃了。靠696字的参折,就将权势宗族成员置于死地,不怪这份参折被誉为“晚清榜首折”了。

注:《参翁同书片》并不算独立文件,而是奏折中的夹片。奏折是正折,清大臣上奏,一件奏折只说一件事。假如还有其他问题要说,就写成片夹在奏折中,因而称夹片。附在奏折中兼奏其他简略事项的附片不再具官衔,最初用“再”字标识。一个奏折,最多只能夹三个附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