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

admin 2019-10-04 302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

“未来的突破可能来自美国的科技创新部门

背景概述

在美国,企业家们和其他的一些创新热点公司正在将他们的注意力和投机资金转移到某些特殊的领域——这些领域之前曾被视为国防工业的禁脔而不容他人染指。例如,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脸书公司(Facebook)收购了无人机业务,谷歌公司(Google)在高空气球和无人机方向进行了投资,亚马逊公司则希望打造一支自动驾驶的车队,直接送货上门。那么,倘若这些原本可用来抵消对手竞争优势的战略性革命技术来自这些涉及国防领域的新手公司,会出现一幅什么样的情景呢?

“首次将人送上月球的科技竞赛是由美国和苏联政府主导的,但今天,私人公司,尤其是硅谷中那些现金充裕的数字技术公司正在推动新一轮的科技竞赛”,英国的曼彻斯特《卫报》这样评论道。《卫报》是在脸书公司收购了英国的一家无人机制造商后发表这番评论的。这类收购活动并不受五角大楼的指使,但根据美国政府内部的一项新倡议,国防部可能会对这样的收购行为表示“热烈欢迎”。

让新公司参与进来,并获取他们的先进技术是时任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在2014年11月阐述的“新时期抵消(敌人优势)战略”的核心。具体而言,此类抵消战略的创新计划将“帮助识别、开发和实现最尖端技术和系统的突破,特别是在机器人、自动化系统、小型化设备、大数据和先进制造——包括3D打印——领域”,哈格尔这样说道。

使用3D打印机生产的微型涡轮机

身为国防部长的查克哈格尔将3D打印作为“新抵消战略”的核心和关键技术之一

根据这一新战略,哈格尔表示:“我们今天寻求利用的许多技术(如果说不是大多数高新技术的话)不再是国防部研发活动的专属或传统国防承包商的独门领域。我们都知道,国防部不再拥有最先进技术的独家使用权,也不能再像我们以往那样鼓励或控制新技术的发展。因此,我们将积极寻求私人公司的介入,包括硅谷的那些公司,以及国防部传统合作商以外的公司和学术机构。”

新的市场

五角大楼发现,来自硅谷的资金正在寻找许多上述尖端领域的技术和人才。即使尚未被证明能获得有成效的结果,企业家们似乎也对这类原始技术感兴趣。

谷歌和脸书最近的收购活动都与航空航天业重叠。对于这两家技术巨头来说,这些收购活动只是他们整体收购活动的一小部分。脸书公司的收购活动更多地集中在信息共享和分析领域,他们不像传统公司那样寻求“进入”国防领域,相反,他们的动机是开拓新的商业市场。然而,通过创建与安全应用相关的新产品流,这些活动可能会影响国防部门。

据报道,谷歌公司在2014年以6000万美元的传闻价格收购了初创的泰坦航空航天(Titan Aerospace)公司。泰坦航空航天公司以一架名为“索拉拉”(Solara)的长航时无人驾驶飞机的概念演示机成功地说服了谷歌的收购人员,并让后者心甘情愿地掏了钱。“索拉拉”那长而薄的机翼和水平尾翼的表面覆盖着3000多块光伏电池,以便为飞机上的太阳能电池充电。根据泰坦航空航天公司在收购前发表的声明,在164英尺(约50米)长的机翼上,这些光伏电池可以产生7千瓦的功率。“索拉拉”可以在60000英尺(约1.8万米)的高空飞行,这一高度高于商业交通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规定。在这一高度,一架“索拉拉”就可以覆盖约1.7万平方千米的陆地,相当于100个通信基站的覆盖范围。显而易见,此举无疑可将更广的信号覆盖范围和利润诉求结合在一起。

艺术家绘制的泰坦航空航天公司的“索拉拉”长航时无人机的想象图,谷歌在2014年收购了这家初创公司

行业专家回忆起了早在20世纪70年代便出现过的类似的项目。1974年,加利福尼亚州欧文堡市就研制过一架名为“日出飞行”(Sunrise flew)的小型太阳能电池飞机,后来在1980年又出现过一架名为“游丝企鹅”(Gossamer Penguin)的类似飞机。

“如果你看一下这些项目的历史,你就会注意到,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失败了,因为无人机经历过一些很糟糕的发展阶段”,美国海军研究生院的凯文琼斯(Kevin D. Jones)在2013年12月对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出版的《科技纵览》杂志这样说道。

更强、更轻的复合材料,更好的导航系统和更高效的太阳能电池解决了早期遇到的一些麻烦。英国奎奈蒂克(QinetiQ)公司在2010年前后研制的“微风”(Zephyr)无人机要成功得多。“微风”于2010年在亚利桑那州尤马市的美国陆军试验场进行了为期14天零22分钟的飞行。不过,尽管“微风”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功,但在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和基本理论上仍然存在挑战。凯文琼斯表示,锂电池的充电次数限制在200次左右,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最好的无人飞行器也会在大约6个月后因功率问题而难以使用。

在谷歌收购泰坦航空航天公司的同时,脸书公司在2015年3月份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英国无人机制造商艾森塔(Ascenta)公司。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将此次收购列入了其更广泛的联网倡议的一部分。当然了,他不可避免地提到,脸书公司下属的联网实验室团队已经是一支强大的力量。“我们的团队拥有许多世界顶尖的航空航天和通信技术专家,包括美国宇航局下属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和艾姆斯研究中心的专家”,他这样说道。

并非所有的商业活动都是在兼并和收购,有些也来自内部工作。例如,谷歌公司正在以“潜鸟项目”(Project Loon)的名义开展自己的研发工作,该项目的核心是获得比空气更轻的飞行器(气球)技术。气球将在平流层中飞行,并在那里通过改变电流大小来调整运行功率和改变飞行方向。具有电话或其他高速无线通信设备的用户理论上可以直接连入气球网络,而不是太空中的卫星。“‘潜鸟项目’是要打造一个飞行在大气层边缘的气球网络,旨在连接乡村和偏远地区的人们,帮助弥补信号覆盖方面的空白,并在灾难发生后让人们重新上线”,谷歌公司这样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谷歌公司以“谷歌X”实验室设计的产品为基础,投入了内部研究和开发。2013年,在新西兰坎特伯雷附近,谷歌公司进行了由30个气球组成的网络的试点测试。

谷歌公司在新西兰基督城举行的发布会上展示的“潜鸟项目”气球

一家追踪此类气球动态的网站称,这些气球组成的网络将在太空边缘飞行,为偏远地区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帮助弥补网络空白覆盖范围,并在灾难发生后让人们重新上线

向缺少网络服务的地区提供互联网也是该项目的一部分。不过,谷歌公司在前不久获得了一项技术专利,该专利是有关让气球集群定位在对宽带需求较高的地区的。这一专利的应用将为潜在的客户提供可用的广泛网络。“气球网络的用户可以是个人用户、公司用户、政府,或在指定的未来时间段和指定区域内可能有预期的带宽需求(如互联网服务、通信服务等)的任何其他实体”,谷歌公司这样表示。

当然了,以航空航天业的标准来看,一些上述的特色技术似乎未经论证。英国著名的报纸《金融时报》称,尽管脸书公司和艾森塔公司的收购交易已经结束,但“这家小公司依旧笼罩着神秘的面纱”。

谷歌公司也受到了批评。著名的热气球运动员皮尔林德斯坦德(Per Lindstrand)几乎是用嘲笑的口吻称,关于让气球在平流层运动的想法有多么不现实,因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为这太困难了。“气球会被吹走,在那个高度的风速可以达到60米/秒以上,所以气球在原地连一分钟的时间也停留不了”,林德斯坦德这样对媒体说道。“如果你在世界各地同时放飞很多气球,那么它们最终会全部集中到北极或南极——它们无法留在原地。”面对指责,硅谷中的那些企业认为,它们有足够的资金和时间来解决问题。

五角大楼在新的“抵消战略”中提到的其他领域长期以来也一直在硅谷那些公司的收购清单上。例如,机器人公司的收购情况就显得特别好。谷歌公司于2013年年底收购了波士顿动力公司,该公司以其研制的军用和工业机器人而闻名。其他的还包括沙夫特(Schaft)公司研发的人形机器人,专门研究机器人手臂的Meka机器人公司,机器人车轮制造商Holomni公司和机器人摄像头制造商Bot & Dolly公司。所有这些收购迹象都表明,新入场的这些公司是打算长期参与此类研发活动的。

“大狗”机器人正在一架MV-22“鱼鹰”倾转旋翼机的影子里快步走来走去,这种动态稳定的四足机器人是由波士顿动力公司于2005年研制的,该公司及其合作伙伴以研制军用机器人而闻名。谷歌于2013年收购了波士顿动力公司。

布雷特肯威尔(Bret Kenwell)在网站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华尔街”上写道:“脸书公司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器制造商Oculus VR公司,还试图收购泰坦航空航天公司,这表明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专注于遥远的未来。”虚拟现实是一个重要的市场,扎克伯格解释了脸书公司收购游戏和虚拟现实方面的领导者Oculus VR公司的过程,这是从构建移动设备转向下一个重大节点——虚拟现实连接的一部分。“我们在移动设备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可以开始专注于未来的平台”,扎克伯格在其博客中这样表示。

Oculus VR公司研发的虚拟现实技术可以实现逼真的模拟。“当你戴上该公司的产品时,你会进入一个完全沉浸式的、由计算机生成的环境,比如游戏或电影场景,或遥远的地方”,扎克伯格这样写道。“体验过它的人说,这与他们在生活中经历的任何事情都有所不同。”

在未来的培训工作中,模拟将成为越来越大的一部分。高级应用程序提供了对新战术(如“无人机蜂群”等)的测试方法。所有这些技术都可能是美国军方“新抵消战略”的核心。

基础设施投资是另一大指标。单从基础设施方面来看,谷歌公司与那些在偏远机场建造轻工业设施的其他航空航天企业没有什么不同。谷歌公司宣布,将投资1500万美元建立一个占地约5500平方米的研发、轻型制造和办公设施,供位于新墨西哥州莫里亚蒂市的管理、工程和测试人员使用。与此举同时开展的,是谷歌公司正在为泰坦航空航天公司的产品建立一处测试基地,这让莫里亚蒂市市长泰德哈特(Ted Hart)兴奋不已。“通过战略性地投资莫里亚蒂市和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预计将会看到经济的巨大发展”,哈特在2014年9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表示。

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这家新公司正在努力成为军方相关合同的重要参与者,这些合同与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补给有关。20世纪90年代成立的PayPal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埃隆马斯克的成功推动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发展。马斯克于2002年首次成立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随后他又加入了特斯拉汽车公司。为了进入航天发射市场,马斯克自掏腰包投入了1亿美元的资金,并通过风险资本筹集了数亿美元。然而,当美国宇航局在2008年授予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一份价值可能高达16亿美元的合同,要求向国际空间站进行12次发射后,这笔巨额资金很快就打到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账上。利用美国宇航局的科研成果,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正在采用经过了时间考验的技术,利用政府融资来完成研究和开发工作,这是企业管理者和私人投资如何协同工作的一个范例。

2018年2月6日,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重型猎鹰”火箭的两台助推器在其着陆垫上平缓地回收降落

当然了,最有创造力的重叠可能来自复杂的信息技术。融合的一大领域是自主化理念的高级应用。谷歌公司已经表示,其“潜鸟项目”的气球将表现良好。在2013年,科技产品评测资讯网站SlashGear的记者克里斯戴维斯采访了一位名叫“丹”(Dan)的谷歌研发团队成员,后者表示,在其早期的模拟中,“每个气球都会做出类似鸟类所能做的事情”,丹接着解释说:“这些气球只是‘看着’它们附近的其他气球,并尝试着与其他气球协调,以更好地活动自己的位置。”

探索自动飞行气球作为信息节点的原因是想提高数据传输速率,节省宝贵的带宽,并创建一个在少数平台停止运行时不会关闭的网络。智能气球群可能也只是创新通信技术的解决方案之一,在以相同的频率发送无线电波时,轨道角度多路复用能基于Space Twist算法而使信息容量倍增。

“我可能会有两个波形,一个较慢,另一个快一些,这两个波现在彼此正交”,南加州大学的艾伦威尔纳在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出版的《科技纵览》杂志上一篇关于频谱的文章中这样解释道。实验将波形传输,分裂通信域,然后分解。南加州大学主导的实验在大约2.44米的范围内实现了每秒32千兆位的数据传输速率。

空中的气球群平台在有利于传输的距离上,可能形成一个高数据率的全频相移网络。将这套系统运用在灾难现场或战区,可带来快速和“可再生”的通信能力。谁做到了这一点,谁就肯定是“新抵消战略”中的赢家。

展望未来

此类活动的步伐有可能放慢吗?推动收购的是买家的新兴市值。2015年1月11日,谷歌公司的市值为3380亿美元,脸书公司的市值为2160亿美元。相比之下,波音公司的市值为937亿美元,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市值为616亿美元,雷锡恩公司的报价为332亿美元,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报价为308亿美元;即使是多元化的国防兼民用和商鱼露业制造商——联合技术公司的市值也达到了1039亿美元。市值无可否认地反映了股票的价值,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但也表明了可用资本的相对规模。在国防部门的采购活动相对平静的时候,新的投资基金挑选创新型初创企业的能力有可能在长期内改变竞争优势的重心。

谷歌和脸书等科技公司投资的原因各不相同。他们的企业文化和巨额现金流使得购买产品成为了可能,因为这些产品“听起来很酷”。简单地说,这是他们可以轻松赚钱的钱。购买新手无人机公司可能会有助于扩大投资组合,防止竞争对手进行重要收购,或者吸引有才华的工程师。

获得人才是一大主要目标。“他们对公司感兴趣,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似乎想要收购人才”,美国科技分析师罗伯恩德勒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新闻分析中这样评论道。扎克伯格曾表示,他收购的英国无人机制造商艾森塔公司下面的一些团队就包括“微风”无人机的创始人。

由英国企业奎奈蒂克公司研制的太阳能动力手持发射式大型无人机“微风”于2010年在亚利桑那州尤马市的美国陆军试验场进行了为期14天零22分钟的飞行

目前,这些硅谷新贵们还难以与国防工业技术巨头(如波音公司)相媲美。然而,时间、金钱和一种持之以恒的态度可以使新进入者和他们的支持者打下重要的基础。这种情况与20世纪20年代不同,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初创企业由一群名叫唐纳德道格拉斯(麦道公司创始人)、詹姆斯麦克唐纳(麦道公司创始人)、威廉波音(波音公司创始人)、约翰诺斯罗普(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创始人)、艾伦和马尔科姆洛格黑德(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创始人)的人领导。

无线运营商“光立方”

综上,也就是说,当业务目标与国防军事需求发生冲突时,硅谷的资金无法保证应用于或倾向国防部门。在此我们以美国无线运营商光立方(Lightsquared)公司为例进行说明:早在2004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就授权光立方公司使用L波段的1525~1559兆赫频段作为遍及全美的4G LTE网络的基础。然而,光立方公司试图将计划改为具有4万个基站的地面系统。问题是,GPS信号是在相邻的1559~1610兆赫这一区间内的,新的地面基站就对其产生了干扰。只要光立方公司解决了对GPS信号的任何潜在干扰,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就会给他们一个有条件的“豁免权”。

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混战”。光立方公司在一家大型对冲基金的支持下,为他们的新计划进行了艰苦的“斗争”,他们的广告频频出现在华盛顿特区。光立方公司的对冲基金的宣传部门甚至传播关于竞选捐款的故事,称白宫方面也受到了压力。时任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负责人的威廉谢尔顿(William L. Shelton)将军不得不向国会和其他人解释,根据光立方公司的新计划,其无线电信号“将严重阻塞重要的GPS接收器”,他接着补充说:“据我们所知,没有任何妥协方案可以有效消除此举对美国基本GPS服务的干扰。

GPS信号在前端是很弱的,无法盖过来自地面基站网络的这种高功率干扰。谢尔顿把这种干扰比作“把一支摇滚乐队放在一个安静的街区”。最终,以谢尔顿为代表的军方赢得了这场斗争,光立方公司于2012年5月申请破产,华尔街在2014年继续对其资产进行重组。尽管对军方而言这是一场胜利,但看到公司为了商业计划而大胆对抗国家安全需求,以及投资者在利益的驱使下与军方进行斗争令人不安。

公开撕破脸皮的斗争可能很少见,也许更大的风险是漠不关心:高科技公司不愿意学习如何与国防部打交道并成为其合同承包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针对军方而发起的措辞激烈的诉讼就说明了双方在行事风格上的冲突。

像谷歌、脸书和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巨头能否成为未来必需的国防产品的孵化器?现在说还为时过早,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企业家手上的现金和五角大楼寻求新技术优势的结果可能会重塑“国防工业”的定义,这也导致了“第三次抵消战略”的诞生。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专门提到了20世纪70年代的“第二次抵消战略”,他说:“我们在那时不断发展隐身、制导弹药和信息技术,并将它们融合在一起,使我们能利用美国武装部队的优势,而且我们将采用一种使我们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主宰战场的‘抵消战略’。最终的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大约在1975年,这些技术存在于传统的国防部门之中,或由传统的国防部门培育成熟,对它们的进一步开发最终在民用市场上产生了诱人的回报。

今天的商业条件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5年,如果没有新的技术巨头出现,那么很难想象如何开展新的抵消战略。最糟糕的情况是,科技巨头缺乏与政府做生意的动力。最好的情况是,新的抵消战略可以是一个双向的努力,融合了国防部门的专业知识与一些更加“离经叛道”的项目,以培育出最好的创新计划。

【后记】本文编译自发表在2015年3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的一篇文章,原作者是美国列克星敦研究所(Lexington Institute)的资深研究员、美国国际和战略关系独立研究所(IRIS)的总裁瑞贝卡格兰特(Rebecca Grant)。瑞贝卡格兰特同时也是美国空军协会(AFA)下属的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总裁。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编辑 ∑Gem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与“抵消战略”ini

来源:算法数学之美

投稿邮箱:math_alg@163.com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